新新小說網 > 快穿:我只想種田 > 第1642章 外交?打!(花落小白盟主打賞,今天來不及,明天加更)

第1642章 外交?打!(花落小白盟主打賞,今天來不及,明天加更)

小說:快穿:我只想種田作者:滄瀾止戈字數:2254更新時間 : 2019-10-12 19:43:01
  ——————————

  秦魚來這個世界很久了,上火的次數不多,每次一上就見血,但以前可以在背地里暗暗戳戳搞第二馬甲弄人家,現在大庭廣眾的,怎么搞他們啊?

  嬌嬌倒是很想直接變身拉風出場,可為了長遠的性命著想,裝X一時爽,人貓火葬場,三天內就會被這個世界的邪選大佬找到干掉換獎勵。

  所以,怎么弄呢?

  先預防著這冰霜飛劍吧。

  方有容兩人在上,秦魚在下,加上斐兮三人輔助,三相組合,堪堪把虛弱的解疏泠等人轉移開來。

  這還得仰仗于他們配合默契,加上秦魚三人判斷精準預前,這才護下了眾人。

  但別人可未必了。

  在這里的,若是群體,多為年輕修士,乃宗門弟子,天才翹楚么,多以獨立性為主,競爭性跟好勝心也強,這本是好事,并非缺點,但于宗門根基來說,像無闕這樣頗有遠見格局,從弟子年少時就以肅德雅正作風嚴格要求的宗門極少。

  效果也顯而易見——撇開秦魚,在一路被追殺的無比兇險情況下,方有容五人仍舊將底下弟子護得穩穩當當,縱然損傷,但無一人死亡,仿若磨礪而已。

  這樣的師兄師姐是很少的。

  可無闕有,好幾個,而且習以為常。

  別的宗門沒有的,師兄師姐要么沒能力,要么有能力先自護,要么有心營救卻也來不及。

  反正,損失慘重。

  轉眼便見地上一片死傷。

  解疏泠等人望之毛骨悚然,他們沒想過這一路上兇險沒出問題,反差點死在百里無雙城的家門口。

  這也太...

  眾人憤怒一片,可沒有幾個人敢怒斥上方兩人。

  包括化神期的幾個老修士,這些人面色復雜,一個個都不表態,反而急于從停一亭離開此地,顯然自知這兩方人都不好惹。

  若說這魔女魏蕤是百里王國的,他們惹不起,但后來駕馭冰霜飛劍的人呢,顯然是來救那軒林川。

  多數也是海納王國的,必然也有背景,他們招惹不起。

  于是,全場竟無一人敢反抗上方兩人,任由這兩人在天上激斗。

  魏蕤自然是不好惹的,修為實力強橫,法寶小陣厲害得很,但來者也十分可怕,與之不分上下,甚至隱隱上風。

  厲害!

  有人隱隱猜到對方可能是誰....何烏流早已躲避一旁,冷眼相看,目光揣測閃爍。

  另一邊,秋雨跟簡少修等人也避而遠之,躲得遠遠的。

  碎羽山脈眾人的飛舟已挪開,副山主還是很有遠見的,見到魏蕤跟軒林川激斗的時候就選擇了避其鋒芒,倒不是怕了對方什么的,而是目前無絕對的利益沖突,就沒必要觸其風頭。

  周盡霜跟月錦懷墑見到前方激斗,表情各異。

  說起來,魏蕤跟軒林川的名頭絕對比他們大得多,出于七王國天才群體的第一階梯,非他們所能抗衡的。

  如此肆無忌憚,卻無一人敢反抗,這就是強勢。

  什么時候...他們也能有這樣的威勢?

  相比這些人被欺辱后各種羨慕嫉妒...折騰人的壞點子秦魚腦子轉得特別快,她的火氣還在,火氣一上來就有譜了,直接傳音兩個人。

  秦魚:“師姐,師兄,我覺得他們不是好人,等下再來一波怎么辦?”

  方有容:“你想說什么?”

  第五刀翎:“說。”

  秦魚:“我們三個一次,打一個可以成么?”

  她這個問題嬌嫩怯怯的,三分羞澀七分溫柔。

  兩師姐師兄沉默了下。

  方有容:“你有什么手段?”

  秦魚:你先說你們打不打,不然我不告訴你。”

  哎呀你還吊胃口呢。

  兩個穩重無比的師兄師姐其實相當果斷——大概也是被這魔女魏蕤跟來著激怒了。

  所以...搞吧!

  “就看他們等下是否還會如此...不克制。”方有容用詞相當婉約。

  但三人都明白,對方是不會克制的,因為這里沒有可以讓他們克制的人。

  所以...

  所以他們在傳音聊著要怎么搞。

  其實也就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秦魚大概說了一句話。

  “我有一個陣,全程奶媽陣。”

  方有容兩人:“....”

  果然,當第二波法寶小陣跟冰霜飛劍落下來,他們是雙攻對殺,濺射的余波往下沖擊,秦魚三人想都不想,本就在高空的方有容跟第五刀翎一左一右,左劍陣,右刀鋒,刀劍攻疊,形成刀劍網。

  這刀劍網既不是法寶小陣這樣的超級配套裝備,又不是那邊什么超級禁術。

  就是兩種拔尖的單攻技術組合起來,傾盡分神中期的大部分靈力,全力一擊...

  攻擊近乎比擬魏蕤他們的攻擊幅度,但還差了一些,除非...再加上一個旋轉的羅盤大陣吧。

  這個大陣來得突兀,因為那個御劍而起的人很突兀。

  她一上天,就仿佛是真的要“上天”了。

  衣裙翩翩,素手一甩,扔出一個陣盤。

  就是剛剛那個陣盤,從掌心大小,到十米直徑寬度,白光如雪,覆蓋兩人身上。

  增幅!

  轟炸!

  一片,恐怖刀劍網。

  絞碎了所有冰霜碎劍跟法寶光輝。

  蕩滌清除所有在無闕弟子等人前面上方墜落下來的攻擊余波。

  一片清凈,全場安靜。

  老修士們驚愕了,年輕一代懵逼了。

  魏蕤跟那位駕馭冰霜的人也很有些錯愕。

  若說有東部隱士化神高手在場出手還情有可原,可竟是三個宗門弟子。

  莫非這冽鹿大境州東部區域還有什么宗門弟子是他們不認識且能有如此實力的嗎?

  顯然,是有的。

  雖然對方三個人。

  也是有趣。

  撇開下面重傷剛落地的軒林川不談,上空,也就五個人了。

  三角位置,兩個角各一人,本是王對王,活生生加了一個倒也不像三明治。

  倒更像是...喝醉酒的兩個太子黨酒瘋子被查酒駕的朝陽群體抓個正著。

  沒法子,無闕三人組,一個賽一個風姿正貌,雅俊共賞,站地上那就是一攏青竹桂蘭,扔海里那就是山河綴月,掛天上就是日月同輝。

  實在美色撩人。

  眾人也才發現剛剛出手的三個宗門子弟,竟還如此一番好樣貌。

  尤是那個方有容,實實在在傾城國色,現在風波一停,光輝仍在,那特么就很顯眼了,跟那邊同樣美貌跟毒辣程度成正比的魏蕤一比都頗有勝出。

  這樣一個絕色,她不說話。

  第五刀翎也不說話。

  眾目睽睽之下,這特么氣氛就有點尷尬了。

  秦魚默默瞧了下兩人。

  兩人平靜瞧著她。

  秦魚:???

  什么意思,我是奶媽啊!還要我負責外交?

  我這種人適合外交嗎?

  ——你只適合教別人做人。

  黃金壁一語中的。

  秦魚默認了,教做人一般不先開口,得先出手。

  反正她火氣還在。

  外交個錘子!

  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abxfu.live。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大乐透近20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