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說網 > 威武不能娶 > 第九百零五章 自天祐之

第九百零五章 自天祐之

小說:威武不能娶作者:玖拾陸字數:2040更新時間 : 2019-10-12 19:40:31
  御書房里的燈還亮著。

  圣上還未歇息,倒不是有多少折子堆著要批,而是他不想早早入睡。

  睡了也不踏實,更不安生,誰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夢在等著他。

  那些夢境,是他不能言說的恐懼,讓他膽戰心驚。

  尤其是,昨晚燕清真人直至紅心的一番話,一直壓在圣上的心上。

  哪怕他當場就“從容”地否決了,可到了寂靜的深夜,夢里的一幕幕又會沖出來包裹住他。

  本想隨便去哪個妃嬪宮中留宿,好歹身邊有個大活人,但圣上更怕在夢中吐露只言片語,被人窺視到內心。

  所以,昨夜他睜著眼睛到了二更天,擋不住睡意入夢,最后又驚醒過來……

  那個夢,順德帝已經很多年沒有做過了,他還記得每一次的掙扎。

  夢里的他,已經很老了。

  山河動蕩,民不聊生,所有的人在罵著昏君無道,罵蒼天無眼,幾千幾萬人的聲音響徹在他耳邊,震得他渾身顫抖。

  最初,他傳位給了孫睿,傳給了他培養了幾十年的兒子,可他的罵名并未消失,滿天下的人還是罵他,孫家的江山亡了。

  后來,再進入那么夢中,他嘗試著把皇位給其他人,孫祈、孫宣、孫淼……

  甚至是沒有模樣、沒有名字的,他至今都根本沒邊沒影的兒子,什么皇十二子、皇十三子、皇十四子……

  最后的結果還是一個樣。

  只有傳給孫禛,才是唯一不一樣的。

  他不用長久背著罵名,不會幾十年后被人從皇陵里挖出來,這個天下,還是姓孫。

  在昨夜之前,順德帝最后一次做那個夢時,夢里出現了一個得道高人。

  那人立在高山上,一派仙風道骨模樣,仿若下一刻就會登天而去。

  順德帝問他:“孫家江山若要傳承,是不是只能是孫禛繼位?”

  高人道:“你在百年鼎盛香火之上建一座養心宮,就是答案了。”

  留下這句話,高人不見了,而這個夢,圣上數年都沒有夢到過。

  他想,夢不見,是答案已經有了。

  圣上選了西山,西山就是香火百年鼎盛之地,可終究未建成就塌了,之后,他的敕造是有心無力,朝廷如此局面,他無法一意孤行。

  再后來,孫禛與他說了南陵的全安觀。

  那兒敗落了,但在那之前,全安觀的鼎盛無處可及。

  合適的地方,合適的“孫禛”提及,圣上豈會不聽?

  這是他的江山,是孫家的江山!

  昨夜,圣上再一次夢見了久違的夢境,他再一次見到了那個高人,可是,對方什么話都沒有說,只那手持拂塵的樣子,隱約有燕清真人的影子。

  還未等圣上看清楚,孫睿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一遍遍重復著“三十三年”、“三十四年”、“三十五年”……

  圣上是活生生被數數的聲音嚇醒的。

  嚇到哪怕過了一天了,他也不想睡。

  邊上,韓公公到底擔心圣上身體,見他一動不動坐了那么久,終是忍不住開口:“夜很沉了……”

  聞聲圣上回過神來,他按了按眉心,看了眼攤在桌上的紙,又看了眼硯臺里快要干了的墨。

  “蔣家這一代,該是‘承’字輩了吧?”圣上的聲音喑啞。

  韓公公道:“是。”

  圣上提了筆,沒有讓韓公公重新研墨,就著發粘的墨汁,在紙上寫了一個字:“拿去裱了。”

  說完,他丟下筆,起身往寢宮去。

  韓公公趕忙招呼了個小內侍來,自個兒又匆匆跟上圣上,只來得及掃了一眼。

  墨太干了,筆毛都叉開,看著很不流暢。

  翌日,蔣仕煜帶著蔣慕淵入了御書房,從韓公公手里接過了紙軸。

  圣上端坐在大案后頭,臉色看著并不好,許是這幾日委實太過疲憊,他的聲音都啞了。

  “朕挑到了三更過半,才挑了個滿意的。”圣上道。

  蔣仕煜打開來,上頭是個“祐”字,蔣慕淵就站在邊上,也瞧見了。

  圣上不疾不徐,道:“《易經》里寫,‘自天祐之、吉無不利’,朕的外甥孫兒,朕護佑著,一生只有吉,無不利。”

  蔣仕煜手捧著,與蔣慕淵一道行大禮謝了圣上賜名。

  父子兩人離開御書房,一個出宮去,一個往文英殿。

  臨到岔路口,蔣仕煜停下步子,道:“蔣承祐,祐哥兒,你母親想來挺喜歡這名字的。”

  蔣慕淵笑了笑,頷首道:“是,叫著順口。”

  再多余的話,誰也沒有說。

  蔣慕淵目送父親離開,他知道父親沒有說的話,因為他們兩個想的是一樣的。

  “管蔡為戮,周公祐王。”

  周武王病故后,他的兩個弟弟管叔、蔡叔反叛,周公輔佐周武王的兒子周成王,殺了管叔、流放蔡叔,最后在周成王成人之后歸還朝政。

  只看這一層,或許會以為圣上心中已經有了選擇,他選了孫淼,因為蔣慕淵太偏著孫栩了。

  圣上給了他為孫淼打壓其他皇子的權利,只要記得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讓長大成人的孫栩繼位。

  可蔣慕淵太了解圣上了,前世今生,圣上的心結都被他猜了八九不離十了,蔣慕淵怎么會相信,圣上會把將來押在如今不到兩歲的孫栩頭上?

  圣上的心意,永遠是孫禛。

  而圣上的意思,也明明白白。

  他不管蔣慕淵怎么想,不管蔣承祐未來怎么養,他要蔣家三代時時刻刻記著,無論他們一家選了誰、站了誰、輔佐誰,這個天下,永遠姓孫!

  這是孫家的天下,是順德帝選出來的繼承人的天下。

  蔣家跟著圣上的意愿走,便是“自天祐之、吉無不利”。

  這是圣上的提醒,也是警告。

  蔣慕淵邁進文英殿,孫祈等人少不得向他打聽昨兒洗三的事兒,又問哥兒得了什么名字。

  他道:“承祐,圣上說‘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所有人都贊著是個好名字。

  蔣慕淵跟著一塊笑,目光從孫禛身上劃過,笑意里的寒意亦是一閃而過。

  他不可能真的順遂了圣上的心意,這個天下絕對不能落到孫禛手里。

  他的兒子,天家不祐,他自己祐。

  他重活一輩子,不就是為此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abxfu.live。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大乐透近2010走势图